您的位置: 南阳信息港 > 网络

剑道师祖 百零七章金蛋

发布时间:2020-06-03 05:29:01

剑道师祖 百零七章金蛋

陆鸿身形暴起的一瞬寒气也如狂风般蔓延而来,森寒剑光映照之下,整个山洞的气氛都为之一僵。

欧阳若缺见过不少名剑,有的吹毛断发,有的削铁如泥,还有的与灵气相生,种种神异不一而足,但与主人产生心灵共振并压制他咒术的神剑却是次见识。

“当”,

来不及反应,只能本能地横剑在胸试图抵挡,陆鸿快剑一瞬,寒冰剑影倏然而至,力逾千钧又夹带着寒冰属性;两剑相撞之际欧阳若缺只觉得手臂一阵发麻,他的力量与当日在瑞雪剑屏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略向后倒退一步正欲趁势反击,以激发他体内的咒术,红妆剑炽热的火光已率先袭来,又是一声剧烈的声响,这一剑比方才的寒冰剑影更重,更沉;他虎口一阵剧痛,闷哼一声身不由己地离地腾飞而起。

“当当当”,

随之而响起的是接连不断的剑鸣,道道火星飞溅在空中,陆鸿双剑连环,身形剑影交错之间好似道道光影,欧阳若缺每接他一剑都能感受到那惊人的力量,十二剑过后整条手臂已经发麻,胸口急剧起伏。

再看自己手中的赤魂,剑身上已布满了缺口,血气黯淡,连透出剑尖的魂魄也显得十分萎靡。

他随即二指一并,手掐剑诀,但他剑诀还每完成陆鸿已又是重重一剑斩来,十尺外凌空的一道寒冰剑气将他硬生生劈飞出丈许。

“咔咔”,

冰晶在剑身上凝结,连剑尖上忽吞忽吐的冤魂也被冻结住。

论剑术他本与林冼慧在伯仲之间,但与林冼慧的天外飞仙不同,他的剑法需与咒术结合才能发挥出威力,若是单论剑术他的造诣就只能算是平平了;而此时在陆鸿的双剑压制下他偏偏无法用出咒术,如此一来他的剑术威力立刻减弱许多。

而陆鸿化龙之后已是鱼跃龙门,即便是林冼慧与纪颜联手也无法胜他,此时区区一个欧阳若缺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嗤”,

不到二十招,一道赤红色的剑气倏然袭来,剑气入体,毫不费力地洞穿了欧阳若缺的肩胛。

欧阳若缺一声闷哼,鲜血从后肩****而出,剧烈的疼痛从肩膀一直传遍全身,他的右肩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火焰窜起烈烈燃烧着。

眼见陆鸿杀机森然,复又双剑劈砍而来,知道今天想要胜过他已是不可能,心思一转已有脱身之策。

他哈哈一笑忍痛拂去右肩上窜起的火苗,不待陆鸿攻来便抽身倒掠飞到纪颜和林冼慧二人上空,伸掌纳气,灵气吐纳,左掌猛地一屈伸重重击在上方的岩顶之上。

“喀拉拉”一阵裂响声传来,欧阳若缺连出四掌,每一掌都气大力沉,一块半人大小的石头被硬生生震动,呼啸声中向着下方的林冼慧坠落下去。

若是平时以林冼慧的修为自然不惧这种低劣的手段,但此时她身中咒术,连站都站不稳,更不用说运灵挡住这块巨石了;而她毫无灵气护体的血肉之躯又怎能挡得住这重达数百斤的巨石?

见巨石坠下,她心中惧意不由升起,见陆鸿不管不顾杀向欧阳若缺,她心中一酸,顾不得颜面,偏过头红着脸叫了一声“陆公子”。

那语气奇特的声音传入陆鸿耳中,他眉头轻蹙,这两个人刚才还对自己动了杀心,于情于理自己都不必出手相救,但两人今日若是死在此处有些话恐怕就很难说得清了,他日若是只有自己和欧阳若缺对质不免麻烦。

想到此处他低笑一声,俯身一剑荡开那块巨石,巨石呼啸一声从林冼慧头顶飞过,“当”地一声重重砸在地上。

一道金光倏然升起,陆鸿心中一动,转过身看见那巨石下方一片金光闪烁。

“彭”,

“喀拉拉”,

上方的欧阳若缺接连出掌,震得上方碎石滚滚而落,他飞身掠到火山口的通道中向上飞去,每飞出数尺就击出一掌,数掌过后石壁便尽数裂开,半人大小的巨石纷纷向下滚落。

他十分满意地看着下方万石齐落的场景,笑道:“陆兄,纪仙子,林仙子,后会有期”,

双足一踏凌空而起,一路双掌猛地石壁。

一块块碎石从上空坠落下来,小的不过巴掌大小,大的却足有一人之巨,寻常肉身若是被砸中必会变成一团肉泥;为了不让林冼慧和纪颜变成肉饼陆鸿果断掠到林冼慧身旁,手臂一伸将她揽在怀中。

被他揽在怀中那一刻林冼慧的身躯如遭雷击,桃李般的面庞一直红到了耳根;她长这么大连男子的手都没未曾摸过,更别说如此亲昵的肌肤之亲了,感受着他温热的气息,她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

陆鸿随即闪到纪颜身旁将她也抱在怀中,纪颜的反应与林冼慧如出一辙,脸上一片绯红。

“当当”,

奇怪的金属之音从身后传来,陆鸿荡开上方坠下的碎石,转头一看见道道金光透地而出,碎石落在那里无不发出剧烈的金属撞击之声。

火山灰被激起,隐隐能看见下方的金色表面;陆鸿心中一动抱着二女飞到近前;单脚一踏裂地数尺,火山灰如水纹般向四周扩散开来,而他只感觉好像踏在了一块钢板上,“当”的一声脚面生疼。

低头一看,一颗半人大小的金蛋露出了一半,此时正被他踩在脚底。

金蛋,被掩埋在火山灰下,散发出金光的就是这颗半人大小的金蛋?

然而此时却容不得他多,当即从纪颜袖中抽出缎带卷住一块半人大小的巨石,包缠的严严实实的放在自己脚面上,纪颜见他突然伸手进自己袖中本是心中一惊,芊芊细指与他的手指擦过,感觉好像有丝丝电流传遍全身,身子一软几乎瘫倒在他怀里,但随即发现他只是取出自己袖中的缎带,心中既恼他无礼却又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连她自己也说不清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陆鸿对此却全没在意,又脱下自己的长衫包住那沉甸甸的金蛋挂在身后,抬脚一勾,那被被缎带包缠的巨石便高起。

“走”,

陆鸿同时间抱起二女提纵而起。(未完待续。)

...


张掖白癜风好的医院
苏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兰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鹤壁白斑疯医院
咸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