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阳信息港 > 时尚

石钟山作家梦抵消发财梦

发布时间:2019-12-04 19:16:29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石钟山说话声音小,带着浓重的东北口音。

第二天就要出差,但从他身上,你看不出事务缠身的那份焦躁。甚至接每个电话,他都认认真真、波澜不兴。

平静的下面,是涌动的 。11年前,《 燃烧的岁月》轰动一时,以后他的人生发生了戏剧化的转折,重新穿上了军装,从16岁起当兵,石钟山依然割舍不下那份情怀。

《大陆小岛》出版了,这是一本谍战小说,画面感十足,简直像看电视剧一样精彩,石钟山不认为自己在跟风,在他看来,这是对人生的一种回望,因为,“我就是在抓特务的氛围中长大的”。

几个月后,《石光荣和他的儿女们》即将开机,和《 燃烧的岁月》开拍前一样,电视剧又步入了新的题材紧张的困境,在一个老话题上,如何挖掘出新的东西?石钟山自信满满:这故事,还远远没有讲完。

从军队大院落入凡尘

我生于1964年,当时父亲正在南京陆军学院学习,通讯不发达,他是通过电报知道这一消息的,看大街上到处写着钟山,听上去也挺响亮,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

我生在沈阳,7岁去了 ,因父母被打成“彭黄集团”分子,去了新疆,在一家部队农场中改造,1981年底才平反。我在姨妈家寄养,直到我当兵,整整9年,其间和父母一面都没见过。

刚离开部队大院,特别失落,因为落差太大了,部队实行供给制,条件优于地方,父亲工资200多元,当时一个老工人才能拿四五十,在我们大院,首长基本都有保姆,要么单位配,要么自己请,有的家有两三个。别的不说,至少用车有保障,那时一个县也未必有辆轿车。

落差大,这就给了我一种忧患意识,矫情点说,叫悲情意识,毕竟到了别人家,处处不能给人家添麻烦,要自立和发奋,学会坚持和忍耐。

头破血流的学生时代

在部队大院,小孩经常结伙打架,我那时小,没怎么赶上,都是哥哥姐姐上阵,要么两派打,要么和院外打。部队子弟多在八一学校,其中也有地方的孩子,两派总打架。

到 ,情况还一样。上学书包里基本不装书,用报纸包一块砖头,抡起来就是武器,包上报纸,是怕老师检查,受处罚。每天上学,兜里揣着自制匕首,腰里缠着三节鞭,这样心里才踏实。

那时军帽、“军挎”(军用书包)流行,好多小孩抢了就跑,被抢的追上去就打,要么用匕首捅,因此被打死、扎死的人很多。

我的匕首是自己用砂纸打出来的,两面开刃,也扎过,不过都是照不那么要害的地方,总之,常去医院,要么就是别的家长牵孩子找上门来。

悬的一次,是一个比我们大两届的孩子总欺负我们,我们就伏击他,放学时他骑车经过,我们7个人一起砍砖头,结果把他太阳穴下面打塌陷了,差点给打死,他住了半个月的医院,因为说不好是谁干的,7个人每家赔了20多元。

从那儿以后,就没怎么打过架了,因为家里看得严了,20多元在当时是一笔巨款,这么赔,谁也撑不住。

汤下面一指厚的泥沙

16岁我去当兵了,在那时,这是的选择,我没参加高考,因家里条件不好,承担不起学费。

那时比较幼稚,总想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走得离家越远越好,结果去了内蒙古赤峰郊区,11月到部队时,冷得受不了,都是睡大通铺,一间房子四五十人。吃的很差,冬天只有冻白菜,还洗不干净,一碗白菜汤,下面是一指厚的泥沙。

早上三个半两重的馒头,粥随便喝,但是高粱熬的,不好喝,一周才能吃一次面条,那时正是能吃的年龄,真是吃不饱。

在部队,等级森严,老兵威信大,在他们面前,什么话也不敢说,只能规规矩矩。我给父亲写过信,想换单位,父亲回信说他1 岁当兵,还没枪高呢,不也走过来了?你都16岁了,应该自己解决问题。他认为我需要的不是调动,而是磨砺。

我从小和父母不在一起,关系较冷漠,他们有时给我姨妈写信,末尾带上我两句,刚开始挺感动,后来也就麻木了。所以父亲不帮我,我也无所谓。

作家梦抵消了发财梦

在部队干了一年半,还没享受到老兵的威风,就考学离开了,2 岁毕业,我当了排长,许多战士年龄比我大,所以还是战战兢兢。

我从小想当作家,其实很正常,同龄人中80%想当作家,过去文化生活贫瘠,只能通过小说来体会另外一种人生,而青春期的幻想,也只有通过写作才能抒发出来。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社会剧烈变化,“发”起来的人特别多,周边不少同龄人成了大款,心里也很羡慕。但那时刚毕业,下海不现实,部队不可能让走。1985年,我开始在媒体上发表作品了,感觉文学梦有实现的可能了,这个诱惑也挺大,所以外面世界虽然精彩,却没有投入其中。

在部队,写作只是业余爱好,我主业在当排长、干事、助理工程师等,那时常怀疑自己,担心将来能不能吃这碗饭。

为创作离开了部队

20岁时,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到25岁时,要能经常发表作品,后来果然做到了,不仅是小文章,小说也可以发表了,便又给自己定下新目标,到 0岁时在圈内有点小名气。后来,我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作家班,开了眼界,认识了很多作家,觉得自己与他们比也不差,而且还有年龄优势,他们大多 0多岁,有的都40多岁了,这下我有自信了。

能坚持下来,因为那时也没有什么房子的压力,整体氛围还不太强调经济,绝大多数人都靠工资,虽然低,但基本生活有保证,所以没怎么想太多。

1997年,我离开了部队,因为在部队当干事,不是专业创作,多少有些影响精力。

在部队时,一个月拿2000元左右,到地方个月,工资 000多元,加上各种补助,比在部队时高一倍。

没想过《 燃烧的岁月》会火

刚离开部队,确实不适应。因为地方很散漫,领导说句话,压根没人听,张罗一件事,很长时间都执行不下去。

刚回地方,很多人会自觉不自觉地唱军旅歌曲。我不爱唱,因为唱歌难听,但我喜欢听,通过歌想到自己的青春岁月,一幕幕往事翻过,不管当时多么苦多么不容易,此时却都是美好的。

离开了部队,所以能重新审视它,有了许多新的发现。我是怀着写父亲那一代人的情感来写《 燃烧的岁月》的,我父亲就是石光荣式的干部,至少有60%的相似度。在老一辈军人中,也有很多儒雅、斯文的,但在基层,石光荣是主流,经历决定了他们的行为方式。

写这部戏时,周围人都觉得这个题材太老,没新意,我也觉得不太新颖,但情感使然,还是继续写下去了,当时可没想到会火。

重新当兵有了安全感

2002年12月,我被特招进部队,重新穿上了军装,成了专业作家。那时我工资已有五六千元,到部队,工资只有2700多元,但还是答应了。一是有军人情结,二是专业作家不坐班,将来写不动了,也还有保障,靠写作谋生,总有一种焦灼感,踏实不下来。

《大陆小岛》是我新完成的小说,是谍战题材,近一时期,相关题材的影视作品确实挺多,但我没想跟风,它是我人生记忆的一部分,我想写出来。上世纪60年代时,学校经常发通缉令,说有特务,他们长什么样、干什么事之类,当时感觉就是身边特务特多。

以后当兵到雷达基地,周边常有人发信号弹、篝火,多次连夜去抓捕,但也没抓到什么。我们在一个全民抓特务的年代中成长,写这本小说是为了重温这段记忆,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在微博上经常挨骂

我写的小说比较剧本化,这也正常。在今天,对于纯粹的四平八稳的小说,读者已不可能细细品读和把玩了,什么是小说?传统文艺理论有界定,但时代发展这么快,小说的样式应有所变化,这对作家是一个挑战,许多老作家写不下去了,因为他们跟不上形势了。

一个作家,不被读者接受和欣赏,那是很痛苦的,这不是说要迎合,而是要重新寻找作家的定位,不能抱残守缺。

我认为,好小说有三个标准,一是故事好,二是叙事流畅,读起来方便,三是有一群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

作家应随时代而发展,我也上微博,但太玩物丧志,所以现在只发不看。在微博上,我也常挨骂,你说任何一个观点,都会有人来骂。这也好,网络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发泄渠道,只要对社会没太大的影响,骂两句有利心理健康。

做人总要信点什么

《 燃烧的岁月》让我成了名人,优点是自己的声音有人听了,作品也有人读了,能被人了解,这是一种幸福,作为作家,自己的声音传递不出来,别人听不到,这是悲哀。

现在我在作家、编剧、制片三个职业中串来串去,即将开拍的《石光荣和他的儿女们》是几年前写的,当时跟风的片子太多了,就一直没拍。如果拍了,可能会沦为一般作品。今天影视剧又进入新的迷惘期,不知道写什么好了,希望通过这个题材,来拓展一条新路。

石光荣的老年变得更睿智、更丰富,而他的三个孩子正赶上上世纪90年代,那十年确实太快了,大家忙着奔小康、奔生活,忙忙碌碌间,就把自己奔老了,作为中年人,希望通过这部戏,对生活有一个总结与回顾。

今天我们的社会更加多元化,信仰也更纷杂,但不管你信什么,生活中不能没有 ,没有 ,信什么你也高尚不起来。不论社会怎样变化,骨子里这点东西不能丢,否则这社会就不再是人性善的弘扬,而是人性恶的泛滥。

揭阳市蓝城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牛皮癣正规
福州性病医院哪家好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家
大连治疗癫痫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