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阳信息港 > 时尚

医道无双第四百二十章情同父子

发布时间:2020-01-08 01:11:36

医道无双 第四百二十章 情同父子

汪美馨拖着她那两条血淋淋的腿在地上慢慢地爬着,慢慢地向着罗昭阳接近,那充满痛苦的表情,让罗昭阳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他努力地想向前跑,但不知道身后有什么,它却在死死地拉住自己,不让他向前移动一步。

“美馨……”罗昭阳用尽他的全力,将声音冲破了喉咙,当他的两只眼睛再次张开时,四周一片宁静,没有了汪美馨,没有了血腥的场面,没有了那让他痛苦的一切,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以及那淡淡地消毒水味,身上盖上的被子并不能掩盖住伤口给也带来的痛。

“昭阳,你醒了?”看着满头大汗的罗昭阳,周清显得有点激动,此刻他心头的大石也终于放了一下来。

“美馨呢,美馨现在怎么样了?”罗昭阳一把抓住周清的衣服,紧张地问道,此刻他宁愿相信这只是他的一场梦,而不是他的记忆。

“你别激动,她没事。”周清握着罗昭阳,轻声地安抚着,手术的几天晕睡,让周清已经感觉到危险,更加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这一场手术那里出了问题,以至于他对罗昭阳的整个手术过程回忆了不至十遍,在找不出一点点的问题后,他也只能期待着别出什么意外。

现在看着罗昭阳可以清醒过来,也算是平安度过了这一个难关,而对于他能够叫着汪美馨的名字,那也就说明他的记忆应该恢复了。

“他真的没事?我现在要去见她。”罗昭阳半信半疑看着周清,当他无法时间从周清的眼神里读懂他要的信息时,他马上强撑着身子想从爬起来。

“你要见他,你也得养好身体先呀,现在你恢复了记忆,别说你去找汪美馨,你就是走出这一个门口,就有大堆人过来找你谈话了,你要知道你这一次惹的祸可不小。”周清把罗昭阳给按回了床上,板起来脸来说道,此刻的他就像一个严慈的父亲在教训着闯祸的儿子一样。

“我惹了祸?谁找我谈话?”看着周清那板起来的脸,他有点不明白地问道。

这一路上,罗昭阳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正确的,即便伤了人,难怕是害死人,但这一切在罗昭阳看来都是他们自有应得的,他所有的过激行为,都是因为他们对自己一些忍无可忍的事情,出于自身的安全而作的一些自卫。

“你想装失忆?你想不起你自己所做过的的事情了?”周清直起身子,瞪着罗昭阳看,他那一副不相信的眼神开始上下地打量着罗昭阳。

“你怎么做医生的,我失忆你不知道吗,我从火车上掉下来,忘记了很多的人和事,就算没有人告诉你,我的头可是第二次创伤。”罗昭阳听着周清这样说,他的眼珠子马上灵活起来,在转动了几个圈后,罗昭阳摸了摸自己那还抱着的头,笑着说道。

“你就装吧,谁刚刚在晕迷着的时候不停地叫着汪美馨的名字了?”周清背起手,仿佛早已经看穿了罗昭阳的谎言一般。

“我晕迷的时候喊了汪美馨的名字?我还喊了什么没有?”罗昭阳看了看门口,然后很小声地问道,此刻他不单在回忆着那曾经忘记了的人和事,还在思考着自己有没有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梦话。

“我也不知道你喊了什么,不过如果你真的记不起来,那你的那几位女朋友来了,我再好好复述一次,也让他们帮分析分析跟你失忆有没有关系。”周清一边说,一边将他胸前挂着的听诊器塞到了罗昭阳的胸前,然后专心地听着身体没有发出什么杂声。

周清的严肃,让罗昭阳有点不好意思,虽然周清与罗昭阳家里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但是因为爷爷的原因,周清早已经把罗昭阳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这一点,罗昭阳能够感受到周清的那一份关怀,更能感受到他给自己带来的那一份像父亲的严慈。

“你不要用这么样眼神来看我好不好,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很不舒服。”罗昭阳躲闪着周清的目光,此刻他像做错了的孩子,不敢去正视父母的目光一般。

“我这已经是对你好,如果父母在,那就就会跟你达样嬉皮笑脸的了。”周清收起来听诊器,那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让罗昭阳突然有点感动。

“我想,如果我父母在世,他们的关心也不一定比你强,你知不知道你才更像我的父亲。”听着周清提及着自己的父母亲,罗昭阳的头低了下去,那莫名的伤感马上涌上他的心头。

“不会的,如果他们还在,相信他们比我做得更好,你会变得更加,你会更加幸福。”周清深深地叹了起来了,十几年过去了,但是那一次的手术依然让他记在心里。

虽然说医生不是神仙,更不万能的,但是周清还是在那一手术而耿耿于怀,让他不能忘记。

“我,刚刚你还说我惹祸了。”罗昭阳突然将话题一转,他的这一句话将他与周清之间的那一种淡淡的忧伤给冲散,让他们再次回到轻松愉快的交谈中来。

“你……”罗昭阳的乐观与他的嬉皮笑脸的确让周清有一种突然天晴的感觉,有时候他也在想,如果罗昭阳真是自己的儿子,那就真是太好了。

“你是不是想不是想说,如果我是你的儿子,我非教训我一顿是不是?”罗昭阳接上了周清的话,他这样的话,在他进修医生资格的时候,周清对他说得多的一句话,现在他只是将这一句话再将搬了出来,以此来了堵住周清的嘴,让他无话可说。

“我知道了,你是觉得我啰嗦了,不想我说你。”周清叹着着气,淡淡地的说道,他的无奈一下子将他与罗昭阳之间的距离拉远了一般。

“你能够明白这样的自然规律,像我这样年纪的,没有那一个不说他父亲不啰嗦的。”罗昭阳的这一句话虽然有点以面盖全,但是这是他从刘汉翔以及他周边的同龄人口中总结而来的,所以多少有点代表性。

“我又不是你父亲。”周清听着罗昭阳这样说,他的心里突然有点沾沾自喜。

“不是吧,你现在才说,你不知道以前只有人见着我们两个,都说我们是父子的,所以有时候还真是有怀疑你是不是你跟我妈私生的。”罗昭阳又再开始认真地打量起周清来,在他发现自己与周的没有相同点时,他只能叹了一口气。

“你看你又乱说话了,我倒想有你这样的儿子,不过像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大人物儿子!”周清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罗昭阳的这些话,让他很高兴。

“我觉得我自己也还真是不错的,如果你真喜欢,那以后我就把你当我爸了,这样一来,我不单赚了一个妈,还赚一个弟弟,那多好。”罗昭阳拉住那转身要离开的周清,那看着周清的眼睛里带着一种期待。

“行,等你伤好了,我带你回去,摆上几桌认个亲,我要大伙都知道我儿子出息了。”周清挺了挺胸膛,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而就在周清刚刚说完,病房的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罗昭阳和周清之间愉快的交谈。

就在罗昭阳和周清的目光落在门口敲门的护士身上时,护士在听惊的同时,盯着罗昭阳说道:“周院长,68号床的病人家属要见你,说想跟你了解一下病人的伤情。”

“68床汪女士的家属吗?”周清听着护士的话,他想了想后问道,以便做确认。

“另外马所长也来了,他的痔疮指定要你来做,现在在外科那时吵着呢。”护士此刻显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

“你先下去吧,我会安排好的。”周清回应着,而就在他刚刚转头想交待一下罗昭阳要注意的事项时,他又像想起了什么,然后马上转头叫住了护士说道:“护士长,你等一下。”

现在汪美馨的亲属过来找自己,以及马所长那一年发几次的痔疮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罗昭阳醒过来了,那他就是有千对手,他敢拦不住那些用着不同借口要见罗昭阳的人。

虽然说现在一切危险已经过去,但罗昭阳现在还不适合让太多人的打扰到他的休养,而重要的是他还想跟汪家的人打听一下这上面对于罗昭阳的事情有什么想法,好让他更好地应对那一波又一波的人。

周清与护士的交谈让罗昭阳产生了无限的想法,对于了他们在门口窃窃私言,以及护士长那皱得差点连鱼尾纹都出来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的事情应该还没有完,而当他想着把汪美馨伤成那一个样子的铁三角时,罗昭阳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因为他到现在为止,依然不知道铁三角现在到底是死了还是逃了,而他和汪美馨她们的处境是否又已经安全。

长春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钱家驹
亳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呼和浩特治妇科医院
三亚治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