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阳信息港 > 时尚

破碎命盘 第九十四章 青蚺

发布时间:2020-01-08 04:36:13

破碎命盘 第九十四章 青蚺

龙渊后退之势未尽,见到荆潇又想捏诀,他往双腿注力强行蹬地,一下飞跃至荆潇面前。反手握剑,龙渊全力将其一甩,斩在了聆音剑上。

锵!

荆潇布诀未完,就被龙渊跃空斩飞,整个身躯在这一击之下极速斜落而下,一背又撞在那棵古树上。

落地后龙渊不待其喘息,箭步冲上,将短剑换到左手,一拳打出。

这样的家伙不用拳头狠狠地照脸揍怎么能解气。

眼见与荆潇距离不过数尺,龙渊突然瞥见荆潇嘴角的冷笑。

“糟糕,上当了!”龙渊暗叫道。

他立即向身后望去,月光下一个黑色身影已然在半空中画下一个乾坤八卦图形。

这是荆潇将隐身术与身外化身同时运用,荆潇被龙渊步步紧逼,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因为他知道武人一旦接受过感应洗礼之后,这种小术根本就逃不出武人的感应。

感应洗礼不仅能使武人感应自身与其他武人的修为,同时也能让武人感应到修士与行者的修为境界。

守一境、容灵境、阴阳眼、盗机境、玄牝境、俯仰境、逍遥镜以及三洞三清周天归道境等是玄门弟子修真的境界。极喜地、离垢地、发光地、焰慧地轮回归真地等为佛门弟子的修炼境界。一旦武人接受了感应洗礼,便可以更为清晰地了解武道世界。

而感应洗礼重要的一点是能让武人感知到别人的本源气息,一个人外貌可以更易,形体可以隐藏但气息不会消弭,因此荆潇此时施展隐身术与身外化身也是被逼无奈。

可他没想到龙渊竟然真的上当了。

“怎么多出来一个人。”龙渊被眼前的景象迷惑住了。他没有接受过感应洗礼,当然不可能识破这两样道法。

“乾坤无极,巨灵借力。”半空之中的荆潇一剑向身前的乾坤印斩去,巨大的斩击力使得乾坤印裹着劲风往龙渊压下去。

龙渊没时间去思索心中的疑惑,即刻运起体内气息至周身防御。顷刻间乾坤印便如巨石一般砸下,龙渊闷哼一声,身躯又被乾坤的余劲推向古树树干。

又是一阵叶落簌簌。

龙渊只觉背上受到的冲击之力几乎能将他身体撕裂,一时内气来不及调整,口边鲜血便渗了出来。龙渊强忍伤痛正欲冲上还击,忽然古树的枝桠都似软化了一般,眨眼间便将龙渊周身禁锢住,四肢都被枝桠层层拷下。龙渊顿时感到莫名其妙,往身上看了看才发现身侧赫然贴着一张灵符。

圆月下,荆潇以剑指天。

“吾聆玄音,风伯借法。”

夜空中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在月光下,聆音剑光芒大盛,其上爆发出呼啸的风声。

“臭小子,今天我就给你个惨痛的教训。”

此时聆音剑四周呼啸着一股劲风,风势猎猎如刀,搅动空气高速旋转,扭曲光线。劲风于剑身之上绵延数丈之外,浑若一根巨硕的荆条鞭,若是一鞭挞下,登时便会令人体无完肤。

荆潇双手紧握聆音剑正欲挥剑时,地上忽然有道暗影急速飞驰而去。荆潇发现暗影后,刹那间犹豫了下,随后不情愿地将剑收起,剑上所携带的风逝也随即化为虚无。

“今日算你小子走运,哼!”说罢荆潇径向那道暗影追去。

龙渊挣开古树束缚已是一个时辰后,除去古树身上灵符后,古树便如初般欣欣然。

不甘心。这都是什么玩意儿,玄玄乎乎的。

“这就是修士的能力吗?真玄乎。”龙渊喃喃道。一跃而至古树一根硕大枝杈间,他调理一下气息便睡去,经过一番折腾他早已是疲累不堪。

等龙渊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午后。在不远处的水池中一番洗漱后龙渊又在树上摘了些果子下肚,没过多久便又往南行去。

龙渊根本不知道去哪里寻找什么山海宝典,只能凭借着师叔的提示和曾看过的山海经沿着那些古老的山脉去游历找寻。

十日后。

龙渊在一座山中正行间隐隐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牛哞声,心下一奇,他便循声而去。

翻过一座山,便是一片平原,哞哞而叫的正是平原上一头黑牛,同时还有一条青色巨蚺盘旋在黑牛身前。青蚺半身立起几有数丈之高,便是脖颈也有黑牛半身粗细。青蚺双眼如灯,蚺信不时伸吐,巨头左右摇摆时刻准备将血腥盈溢的大口扑向黑牛,却颇为忌惮黑牛巨大且锋利如刃的犄角,迟迟不能下口。

黑牛哞哞声由惊惧愤怒渐变为凄凄厉厉的绝响。

龙渊见黑牛处境岌岌可危,青蚺狰狞可憎,以十数倍身躯凌逼于无辜生灵,一股浩然之气在胸膺之间激撞。他向青蚺疾驰而去,飞身一脚踹在青蚺脖颈。

以龙渊如今的力气,全力一击有数千斤重,青蚺受到龙渊千斤之力一撞,顿时失了平衡,竟一头栽在地。青蚺缓缓起身甩甩头,方发现黑牛身前多了一人拔剑竖于身前,那青蚺凝视龙渊半晌,才想到龙渊便是方才肇事撞击者,血口一张,对着龙渊一阵嘶吼。

龙渊身后黑牛见危机暂解,连忙转身逃遁,青蚺起身欲追,却被龙渊一步挡在去路前。

青蚺怒吼一声向龙渊扑去。

龙渊见青蚺身长可比一座小山之高,不敢大意,一跃而起,又是一脚冲下。龙渊这一击与之前力道相若,但却只见青蚺受击后只是略一低头。青蚺有心防范自然不可能再像一开始那样狼狈,它蛇颈发力一甩将龙渊甩至半空,扭头血洞大口一张,径向龙渊咬来。龙渊提气在半空中挪移身子堪堪闪过青蚺巨吻,随后又打出一拳正中青蚺头骨。几个翻身后落在地上,严阵以待。

青蚺吃痛,嘶鸣一声,它目露凶光,仇视地上的龙渊。

龙渊见青蚺身躯庞大,浑身鳞皮坚硬如铁,只有攻击它的头部才可能奏效。于是他一跃而起像炮弹一样撞在了青蚺的下颌,而后双手一扒,以青蚺的吻边为支点,翻身站在了青蚺的头上。

凝聚全身力气,龙渊铁拳击在了青蚺的头上,顿时一股鲜血如泉涌一般从青蚺鼻洞中喷射而出。

龙渊停于蛇头之上,双手倒握青钢剑,喝道:“你这冷血巨蚺,不知残害了多少生灵,今日我便为民除害!”深吸一口气,龙渊正要一剑插在巨蚺头部,然而双手劲力尚未握足,他便觉有一条巨鞭在背上一扫而过,一时间让龙渊五脏六腑气血翻腾,也没能将短剑插下。

这条巨鞭正是青蚺的巨尾,龙渊受击后眼前一蒙,还未及回神,顿觉周身一紧,青蚺巨大身体已将他紧箍在其中。

龙渊立即凝气想要挣脱,可即便是以他浑身三四千斤的力气,也不能挣脱丝毫。

青蚺身长几有十丈,这样一头野兽的力量可不止万斤,所以龙渊即便是竭力挣扎,也不见青蚺身体松弛反而被箍得愈来愈紧。

渐渐地龙渊只能呼吐真气,不能吸纳外气,四肢骨骼也如刀刈一般。

“啊!”龙渊感到自己的骨骼几乎要断碎,脑海中也逐渐变得空白。便在此时,龙渊额头上的龙纹一亮,他的身体也猛然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息,将青蚺的身体挣开。

龙渊在下坠的过程中清醒下来,见青蚺背上有一道一丈长的伤口,尚未完全痊愈。灵机一动,龙渊拔剑向青蚺旧伤处猛地一插借下坠之势,奋力一划,那道旧伤登时鲜血淋漓。

青蚺旧伤处吃痛,巨大的身躯拧作一团。

龙渊落地后得以喘息,立时一拳击向青蚺腹部,所击之处碰巧正是青蚺的七寸要害所在。

青蚺受此一击,身子在地上翻滚不止随后蜷作一团,向龙渊张口啸叫两声,急速退去。

龙渊经过一番惊险,体内气息未能恢复,也不敢莽撞追去。冷静之后他发现自己目前也没有能力屠杀这条巨蚺,便寻一处清净之地调理气息恢复体力。

“这大蛇在这座山里不知残害了多少生灵,如果不能除掉,不知道又有多少牛羊成了它腹中之食。”龙渊打定主意再去会会这条大蛇,想要趁它旧伤发作,屠杀这条大蛇。

“明日先去寻找这条大蛇的巢穴,到附近集市上买些桐油,来个火烤蛇肉,只靠力量恐怕还杀不了它。”

心里有了定计后龙渊便在原地打坐,继续尝试炼气。

旦日,龙渊在周围山中盘旋,不多时便到了甘枣山,山脚下遍生一类异草,茎如葵草,叶却与杏叶相仿,花黄并生绿荚。龙渊记得师叔曾说道过《山海经》中几山之首可能有《山海宝典》线索。

甘枣山山顶地势十分平缓,树繁林茂。龙渊发现一丛杻树后面竟是一片平坦阔地,尽头被平地凸出的山石阻断了视线。在山石的前方构成一处天然的洞坑,而洞坑中赫然卧着昨日龙渊遇到的那条青色巨蚺。

涪城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温州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怎么样
济南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六盘水癫痫治疗方法
青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