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阳信息港 > 教育

原罪未央 第二百七十八章 碰撞(2)

发布时间:2019-10-13 10:50:39

原罪未央 第二百七十八章 碰撞(2)

平地,楼梯,然后再次平地。

跟随着掌心纸飞机的指引,顾小小和变形怪还未完成这段前路不明的路程的二分之一、就隐约在心中有了目的地的雏形。

果然是保健室所在的这一层,只是就连一向神经大条的顾小小都敏感地开始好奇,究竟为什么总也离不开那里,而自从她来到这歌罗西学院做插班生开始起,来这保健室的频率比去那间高二十三班的教室里的次数还要多,难以参透这其中的巧合,而这真的是巧合吗?

保健室,再加上这拥有神力的纸飞机,碎片飞旋,在顾小小的脑袋中以此所能联想到的就只有阿法。

是找不到自己才使用这种方法的吗?

如同长久消极的心骤然间柳暗花明,而只是猜测就已经让顾小小兴奋不已。

“喂,我们用跑的吧,好不好?”

虽然是分享意见的询问,可是她就已经有所行动,而这措手不及已经让变形怪连抱怨都懒得抱怨了,在与这小丫头片子不算长久的相处中,他的收获就是对这丫头是不是就乍起的包容力。

他见怪不怪了,于是也跟随着追了上去。

眼角的余光瞥见一台与场景格格不入的婴儿车,变形怪多看了一眼,只见在婴儿车的旁边站着一对男女,看姿势似乎气氛正好。

变形怪不太赞同地摇了摇头,这画面分割开来很温馨,但是组合起来总也过不去。虽然这一对男女的行径倒还与这校园庆典的背景相衬应,可是推着婴儿车就不对了,而且看起来还颇有丢到一旁不管不顾的势态,这对于孩子的教育实属大大的不负。

各种自命旁观智者的想法在脑中打转,刚跑出一段距离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

变形怪没有回头却咯咯地笑了,心道:看吧,这就是报应。

可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若是婴儿,又能作出什么行为使得这男人痛成这副惨样。(也许这变形怪也被传染到了顾小小的神经大条呢……)

心神都被路西法填满。只要想到阿法就会感到莫名的有归属感。

想要靠过去,想要钻进那怀中。

娇小的身子因为奔跑而动荡起伏,虽然所拥有的资本并不特别瘦削,但那姿态看起来却很是轻盈。

伽罗色的长发散乱在两侧。斜斜地从左右两边刺进视线,配合着晃动的画面,呈现出一种足以勾起目眩神迷的协调感,而随着周遭的一切都逐渐趋向冷清,呼吸声开始变得沉重而深响。顾小小清晰地感受到一切都在放大,一切都在延长。

昂扬,无法昂扬。

振作精神,却一痛。

“怎么回事儿……”伸手覆盖在自己的胸口上,总觉得身子怪怪的,可是静静听了听却没有听到什么异常。

“怎么了?”

顾小小猛地回过神来,她顶着因为运动而被潮红涂满的脸颊,抬头看向同样也在盯着自己看的变形怪,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停了下来。

“哦,没事。”顾小小拍了拍胸口说道。符合她性格地拍了拍胸口以示证明,可是她却不知道,在别人看来这有多古怪。

变形怪一怔,这小丫头片子的胸口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手掌中的纸飞机依然指示着前方,胡粉色的光芒也在无声无响地不断一闪一灭,顾小小拾起充沛的微笑扭头对变形怪道,“我们继续跑吧!”

“哦,好。”

似乎没有发生过的暂停,而那胸口一时的痛楚也消失无踪,同样的似乎只是错觉。

可是顾小小却心有余悸般用那只空闲的手护住自己的胸口。

应该只是错觉。

纸飞机果然在保健室的门外改变了方向。的指示虽然合乎猜想但却仍然夹杂着隐患。

变形怪看到顾小小已经伸出手去握住了推拉的凹槽,连忙一把抓住她制止她的行为。

“干什么?”顾小小边喘着气边问他。

“我们还不确定这纸飞机的来历,说不定这保健室的里面有什么大阴谋呢!”

虽然变形怪说得字字在理,且多一份戒心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可是顾小小却因为路西法而失去了冷静。

“安啦!洛基老师都已经被阿法……!”后面的几个字蓦然间失去了音节,顾小小眼神有一刹那间的飘忽,旋即又再一次的嘻嘻哈哈狂轰乱炸,是标准的丫头片子表情,“我刚才有来过这里,不会有事儿的!你相信我啦!”

变形怪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随即又移开视线,不再追究。

含混不代表就真的能够逃避,有些东西你必须承认它确确实实的存在,而且还在搅乱抽紧,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人心。

顾小小拉开门,因为跃入眼帘的身影太多,于是她要耗费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消化得了。

而她给的反应就是愣滞。

“嗨!”古镜在她眼前伸手挥了挥,“是不是很惊喜?”

惊喜?

应该说是惊吓了!

顾小小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视线从左至右作整体掠过,直到落在已经苏醒的弥臻身上而收住,她跑过去一把将那“渐亏凸月”的身子抱在怀里。

“太好了!你醒过来了!”

弥臻环住手臂回抱她,“恩,谢谢你,让你担心了。”

过去一切的一切,此刻弥臻全都已经明了。

画面旖旎,两个相识不长却已然交心的女孩儿用力地将对方紧紧抱住,似乎在传递着什么,又在分享着快乐与幸福。

有些东西,只能投递向友情,于是与爱情同样的――不可代替。

一旁的古镜见此却不爽了,他双手抱在胸前,吃味地说着酸话,“你倒是看不见我这个老大呢!”

顾小小松开手,看向古镜的方向,同时还朝着他走来,古镜见此更加猖狂,将小家子气的介意情怀饰演得冲向,以至于他动作太大,扭转的脖子已经开始酸痛僵硬。

脚步停止,“阿法呢?”

古镜闻声大怒,猛地回过头来意欲惩治她却一下子给扭了脖子,他“啊”一声叫,欲哭无泪地没想到这惩治竟会反过来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而更让他气愤得不打算反省的是这小女人的问话还不是朝向自己,而是对准方旭。

“他不在这里!”出声就是一句咆哮,古镜呼吸急促,还想要再说一句却被一个东西给堵住了口。

原来是方旭,而他正将一颗诱人的水蜜桃往古镜的嘴里塞。

“先拿这个忍一忍。”

如此简单就给平息

众人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

“顾小小。”方旭的声音冷冽而干净,“你是不是有什么应该交给我……”

####

忙碌的星期一,发得有点晚儿,大家在辛苦工作之余也要记得调节休息哟!(未完待续。)

长春哪家医院牛皮癣治疗
广州治疗阴道炎好方法
山东看妇科病好的妇科医院
江苏的治疗性病的医院
湖北医院妇科看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