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阳信息港 > 科技

看扁这一家权力的暴发户

发布时间:2019-05-25 10:33:09

看扁这一家,权力的暴发户

“总结‘扁家庭’,我实在不明白为何舆论界还以‘家庭’称呼他们的种种行为,一言以蔽之,他们是权力的暴发户,甚至误把‘方便’当‘权力’,既挡不住诱惑,又不知节制,更不懂内敛,终不但‘忘了我是谁’,根本就‘不知我是谁’。”

一期台湾《新》周刊发表周天瑞专题文章,指陈水扁两次拿到“总统”权力,都很侥幸,一次是靠别人相争,一次是靠两颗子弹。面对这么侥幸取得的权力,理当自知并不那么孚众望,便该懂得谦虚、认真,好让对手慢慢服气,人民渐渐向心。

可是他并没有拿出雍容的器度,广泛争取人才、包容人才。不但敌对阵营的敌对性越来越升高,即便是绿营本身,也如吕秀莲所形容的搞出“一吉普车的院长,一拖拉库的部长”。他运用了无上的权力,若非识人不明、名器乱授,就是个个搞成半吊子,仰尽他的鼻息。

他既没有本事以作为换人心,便只好往对手方挖墙角,向媒体界放重话。倘不顺意,便意图逼人就范,暴露其恶劣的权力本质。他未必得逞,却让人看破手脚。

文章说,帮着他搞这搞那的什么几妻几秘几师,一旦搞出了纰漏,他一推二六五,只顾自保,毫无承担。竟叫天下人相信:那么爱管事、那么喜欢玩弄权术的他,完全不知道他身边的人究竟在搞什么;他们在搞什么,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拥有莫大的权力,且发挥到了,若是有了点成绩,全是他英明睿智;一旦受到责难,全是他人之过。至于纰漏呢,他总是清白无辜的。在运用权力的时候,他老是忘了权力来自侥幸及从来没有过半这回事。

文章还说,“扁家庭”有个第二号人物,俗称“夫人”(也不知道那种),天生就有喜欢走后门的人要搭这条线,于是“夫人”就很方便地享有了另外一种“权力”。这种权力毫无正当性,若非应该受到“总统”管教予以遏止,就是懂得自我规范、自我约制。但显然都没有。相反地,从早就轰传的各种“经验故事”中,这番不正当的权力却有着纵容,也有着膨胀,以致门户洞开,令不少别有用心的人长驱直入,通行无阻。

于是珠宝成了显像。在她从不知内敛的穿金戴银的表现中,世人惊叹、议论以致相信四处冒出来的传说,而漏报、拖报也就蔚为了大量匿报、短报的合理判断。孰令致之?究竟是人们喜欢同吴淑珍过不去,还是吴淑珍藏不住“爱现”的个性,自己泄了底?她何尝在乎了什么后果?

到了这个时候,祭出二十六公斤说,或要人同情她的残障,这是混淆视听,也是强人所难。殊不知在小民眼中根本没得商量。

文章说,当用“权力行事”变成“扁家庭”的“家风”时,那个叫做“驸马爷”的人怎会不“见贤思齐”?他还学得真快,全然不避嫌疑。不旋踵间,涉及的案子连绵不断,涉及的数字步步上升。他还顺便学会了“扁家庭”的招牌习惯:无礼、不认错,“扁家庭”里谁有资格不满意这个东床快婿!

其实,赵建铭更忘了他是谁,在血统论的旧帝王时代,都还轮不到女婿承继什么权力哩,何况他更只是用了身分上的“方便”,把方便当成了权力。偏偏就有那么些没肩膀的浑蛋官员吃他这一套。

文章指出,由此可知扁的六年执政,究竟形成了如何怪异的政风,如何强大的恶势力?政府中人不但买陈水扁的帐,也买吴淑珍的帐,还买赵建铭累人的帐。一路下来出卖了民进党,毁坏了“国家”,更害惨了人民,却有头脑不清的民进党人把它看成单纯的法律问题,还好意思去向台联党要求搞合并,真是荒唐!(千寻虹)

开锁学校哪家好
捕鱼游戏大全
可以上下钱的捕鱼游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