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阳信息港 > 科技

万里浮屠—往生戒 四十三章 迷雾女孩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9:51

万里浮屠—往生戒 四十三章 迷雾女孩

花易竹自下而上地望着这座一年没来过的府邸,也是一阵感叹。

湖水一如既往,波澜不起。四周也是依旧雾气弥漫,视线严重受阻。

“你这里还有别人吗。”本来正略有些惊奇地望着高大塔楼的心芷,目光中突然一阵精芒闪过,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顿时警觉起来。

“当然没有,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花易竹似乎并没有听出这话的弦外音。

“那么来者定是不善。”心芷望着塔楼的三楼处,那里有一扇紧闭着的紫香木楼窗,刚才的那道锐利目光应该就是从那里射出的。

玉清风听得此话也是警惕地抬眼望去,这里是银池之下的露渊之地,确实是不会有什么闲人的,即使只是普通商贾,要是没点手段怎么可能在弱肉强食的商界活到现在。

花易竹此刻好像也是反应过来了,深吸了一口气,在下面试探地大骂道,“他娘的谁在老子的房子里。给老子滚出来。”

在花易竹骂完之后,空间顿时安静了下来,不知是不是紧张的关系,潮湿的空气仿佛会思考一般缓缓凝聚,塔楼周身一圈的迷雾似乎更浓了,也变得愈发难以看清,周遭气压的增大也让三人的呼吸渐渐困难起来。

良久没有得到回复后,花易竹疑也是疑惑地看了一眼脸色愈发凝重的心芷,那种不确定的危险感终于让他忍不住想要上去一看究竟。

心芷似乎也等不下去了,准备要上楼。

“都别忙。”站在一旁已经转来转去观察了半天的玉清风却是突然沉声,阴沉着脸朝着面前的高大塔楼弹出小一颗小石子。那颗石子带着强大的内劲,疾速朝着塔楼爆射而去,却在还未近得塔楼周身一尺的范围就化作一缕青烟,被瞬间侵蚀而去。

这楼的周身竟是有剧毒!

看到这个场景,花易竹顿时也是目瞪口呆,“到底怎么回事……”

“花易竹,你还是好好想想可是有得罪过什么仇人吧。”玉清风阴沉着脸,突然有些后悔地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心芷。

他现在可不想因为这个家伙的私人恩怨,被拖下水。跟着这个花易竹麻烦事真是一件接一件。

“怎么可能,我都一年没来这里了。”花易竹却是断然否定,“我和这里的交集并不深,我知道这里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情愿远远地躲着。”

随着深锁的眉头突然展开,花易竹好像终于是想到了什么。善于用此剧毒的,在这里似乎还是有一个的。

存于天斗前十的千叶之瘴——紫鸢,想她今天必然也是到了这里。

可是百无交集,无冤无仇,她来此做什么!

“不是仇,不是怨,难道是为了杀人而杀人么。”玉清风似是愠怒地盯着花易竹那肥胖的脸上看似迷茫的眼神,“现在还剩四个时辰。这事不解决怕是去不成祭典了。”

花易竹叹了一句口气,好好的事情变成了这样他也是颇为无奈,但毕竟是自己惹出的事情,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气魄,向前重重横踏一步,声音中气十足,颇为嘹亮,“紫鸢前辈,晚辈不知何处得罪了您,但毕竟此事与他二人无关,还请不要累及无辜。”

听到这话,心芷也是侧目望向花易竹那突然像变了一个人般目光炯炯的沉静侧脸。

这个花易竹,这般看来倒也没有自己之前想象中的那般不堪。明明知道实力的巨大差距,竟然还能有这般气魄说出这种话。

“哈哈哈……还紫鸢前辈……你这大胖子……笑死我了……”在迷雾上方终于忍不住,突然传来的却是一个女孩奸计得逞般尖尖细细的稚嫩笑声,在这迷雾重重中显得格外的诡异。

楼四周的迷雾伴随着笑声也是渐渐散开,恢复到了原来的水平,空气一下就清新了许多。

花易竹的脸顿时也是一阵白一阵红,自己竟是被一个小孩子给耍了么,但他可不傻,能自由使用这种剧毒,即使对手是个小孩子,也丝毫不可以小觑,“还请前辈显明真身。”

“前辈?我才不是什么你的前辈。”伴随着一阵叮叮当当地步摇轻响,突然从塔楼的上方跃下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带着戏谑般地调笑,“你看我有这么老么。”

那步摇之声似是有着惑人心智的功效,三人皆是丝毫没有出声。

花易竹更是紧张地盯着从迷雾中渐渐走出的小小身影,鼻尖上甚至渗出了汗珠。但在终于看清女孩的样貌之后还是大吃了一惊。

他吃惊倒也不是女孩的样貌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是那个女孩虽是一身素袍,但除了眉间那枚名叫玉露星辰的绝世宝石,其余从头到脚佩戴着的数十种饰品竟然全都是他的!

难道她只是个小毛贼么!

想到这里,花易竹此刻终于是忍不住地火冒三丈,对她凶道,“你这小家伙干嘛偷我东西!”

这些虽然都不是什么值钱的货,但是这些东西都是他历经万般机缘,克服种种困难才搜集来,皆是世间为纯净的各类宝石,不论是对于身体的修炼,还是对于施展法术,还是武器的镶嵌,都有拥着无匹的功效。

更让他又好气又好笑的是这女孩小小年纪竟是有这么的识货,挑的都是其中的!

“你说这是你的东西?”小女孩却是轻咦了一声,表现地一脸不可思议。

花易竹一听更是火大,气得抖着全满脸的肥肉,这个女孩明明偷了自己东西竟然还质疑自己,没好气地说道,“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

“我家宝宝说只要是我看上就都是我的。”小女孩奇怪地看着这个莫名生气的胖子,嘟着嘴,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家宝宝?”玉清风一脸惊呆的表情,微微张着嘴,终于是忍不住说道。

这两人怪腔怪调的谈话真是太奇怪了。

“对啊,我家宝宝可比你们厉害多了。”小女孩突然是转头盯着一旁的心芷,“我可没工夫陪你们说啦,再不会去估计宝宝要生气了。”

“想走?先把我东西还我!你现在还我我倒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被无视花易竹感觉自己已经是忍无可忍,顿时龇牙咧嘴起来,眼前这个女孩简直是在当他们猴子耍!

“哼,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你竟然还凶我!”女孩眼睛一亮,鼻子一抽竟是直接大哭起来,边哭还不忘嘲讽着,“好难看的胖子,吓死……呜……我了……呜呜呜”

花易竹也是一阵气结。

玉清风看到也没什么大事,便也是赶忙打圆场,“花兄,你就送她几块宝石怎么了嘛,你又不缺这几块。”

“就是就是!”女孩点头如捣蒜。

“哼,玉清风,你装什么好人,敢情她拿的又不是你的东西!”花易竹冷哼一声不依不饶,“你也看到了,她这么善用毒物,必然也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人物。”

“你!”玉清风也是干瞪着眼,这花易竹这话虽粗但理却不糙,这从迷雾中走出的女孩能凝聚空气与轻易操纵剧毒,可见其内力何其深厚,而且仅从她小小年纪便能从几十尺处轻松跃下就能看出她确实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小姑娘。

心芷真是受不了又开始斗嘴的二人,便是直接越过二人,俯下身子,轻声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女孩抬起头揉了揉眼睛,看到若天神般的心芷,顿时破涕为笑,“我叫花惜。”

听到终于能搭上话了,身后的二人也是立刻停止了争吵,同时在心里想着:怎么又是这个家伙……

“那你又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这里可一点都不好玩。”心芷继续耐心地问着。

女孩这次却是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突然趴上了心芷的肩膀,似是说了一句什么。

心芷的脸色顿时变了变,但顿时又恢复了平静,也悄悄凑到女孩的耳际,说了一句什么。

因为背对着二人,二人也并没能发现什么。

女孩在说完之后突然是退了几步,挂着甜甜的笑容,满脸纯真地伸出小手,“那我们走吧,姐姐。”

花易竹一愣后终于释然,她果然是女的么。

玉清风则是扶着额头,一脸的气苦,怎么就这样被这她说出来了,现在只能祈祷这个花易竹是个信得过的家伙了,不然的话……

玉清风的眼中突然划过了一丝狠厉。

“现在或许还不能,花惜,不过你说的话姐姐都记住了。你快回去吧,路上可要小心些。”心芷站起身看着女孩,却并没有伸手。

“这样回去宝宝会骂我的。”花惜顿时一脸不开心地看着眼前的心芷,但是在嘟囔了一句后便是隐匿在了迷雾之中。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口碑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海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淮安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上饶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