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阳信息港 > 养生

妖怪事务员 717章 杀了他!

发布时间:2019-10-11 08:03:43

妖怪事务员 717章 杀了他!

月夜如此回答在场的人都十分错愕,依照他以往的性格决定不会这般屈服,而是和妖怪生死相搏。⊙四⊙五⊙中⊙文,月夜的眼神泽是看向白马,白马现在就是她的软肋,他不允许自己有所差池,以便便宜了某人,想着他的目光朝枯叶扫去。

此时枯叶的身上有无数灼热的目光扫视着,他们是城中无数的百姓,有愤恨!有悲伤!有怒气!

“哦?谁是杀我儿的凶手?”云中龙王的五官扭曲起来,目光如刀。

月夜的手指朝枯叶指去,嘴角露出一抹阴冷。

“砰!”一道闪电火光四溅,从天而降,落在枯叶身上,他的肌肤顿时被杀的焦黑。与此同时,白马内心忽得一阵痛心,搅动心扉,为什么?看着枯叶痛苦的表情,白马觉得自己的心酸涩起来。

“果然是个不详之人...”

“是呀,遭天谴了吧。”

议论声纷纷响起,有嘲讽,有幸灾乐祸,有大快人心。

“但是这还不够,我要整个夜郎城,为之血祭!”看着月夜脸上的得意神色,龙王幽幽开口,如此歹毒之人,岂是善类?

月夜脸色惊讶看向龙王,却猝不及防被他扫落在屋dǐng上。月夜的身躯震碎屋dǐng的青瓦,五脏俱裂,只觉得胸口血腥浓重。“咳咳!”月夜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看向月夜广场dǐng端却不见白马的身影。

目光环顾四周寻找起来,当他看到白马扶起水里枯叶的身影的时候,眼眸覆上了一层寒气!一口鲜血吐在手背上,月夜艰难起身朝她而去。

“白马,你在干嘛?”月夜拉住白马的手,声音里压抑着怒气。

“月夜哥哥,我觉得他不是坏人,为什么我心好痛?”白马带着哭腔。

“他是!你没看见他给夜郎城带来的灭dǐng之灾啊!”月夜激动地説着。拔出腰际的剑递到白马手上,“白马杀了他。”

“杀了他...”月夜的声音如同蛊惑在白马耳边萦绕,她的脑里一片空白!白马结过剑,颤抖地举起,指向枯叶。

黑色的瞳孔里,白马看到枯叶一袭红衣,面对自己的剑仍然是挂着暖心的笑。

“哐铛!”剑落在地上,白马无力地説,“对不起,我做不到。”她真的下不去手。却不知为何。

云雾里,金龙发出刺耳的大笑声。“愚蠢的人类,接受苍天的惩罚吧!”话音刚落,夜郎城洪水暴涨,人们在水中挣扎哭喊

一道熟悉的身影跳出,义云手握桃木剑直朝龙王咽喉刺来。“我决不允许你伤害无辜!”义云一字一句地吐出,他的儿子蛟龙作恶多端,落得这般下场也是咎由自取!想到这义云眼神里充满了鄙视!

龙王周身发出金色的光辉,形成一股浩气也义云的剑对峙着。一大一小两道金色的光相互抵抗着,发出一声巨烈的爆破声,金色气膜为之震碎,碎片随着气流朝四处震飞。碎片打在金龙坚韧的鳞片上。毫发无伤。而义云立即挥舞起桃木剑,打开向他迎面袭来的碎片。

龙王的脸上露出一丝欣赏的神色,想不到世间有人竟与他不相上下,甚至更甚一筹呢!金龙身上散发出许多大大小小金色的光diǎn。光影隐去,站在义云面前的是龙王化身的人形。只见他身穿金色的龙袍,脑袋上戴着一颗耀眼的皇冠。上面镶嵌着一颗极其闪耀的大珍珠,足足有拳头般大小。龙王眼力犀利有力,上下打量了一番义云,捋了捋下巴雪白的胡须diǎn头道:“人死不能复生,如果我能了我一个心愿,我并不难为这夜郎城的百姓。”龙王指着脚下在水深火热里苦苦挣扎的百姓们开口。

义云皱眉看望下面饱受疾苦的无辜百姓,慎重地diǎn了diǎn头:“好。”

“我的儿子一直不成器,但是他毕竟是我疼爱的小儿,如果他能死而复生...”龙王説到这里,便不説话了,而是意味深长地看着义云,寓意再明显不过。义云眉头紧锁,这人死不可复生,难道自己要再次闯地府一趟?

“我有办法!”月夜的声音打断他二人的话,龙王和义云不约而同看过来。

“你?”他两的眼中同时露出一丝疑惑。月夜飞身而来,示意义云在不方便説话,义云便识相地退下离开了。

“让爱子死而复生,当真饶过夜郎城所有百姓?”月夜再次问道。

“当真。”龙王负手而立,一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气势。

月夜会心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小玉瓶:“这里面是雪天莲蕊,不但可治百病,还有起死回生之奇效。”

雪天莲蕊龙王自是听説过,只是从来只闻其名,未闻其果,今日一见似乎有diǎn惊讶。龙王睁大双眼,欲要拿过玉瓶,月夜却手一收。

“你这是何意?”龙王拂袖不悦地説。

“万一你反悔了,找我们报仇怎么办?”月夜赔笑着,“要不我们立一份字据如何?”

龙王脸上的表情停顿了一秒,然后嘴角上扬应着:“好,不过这东西要是没用的话,别怪我到时候血屠夜郎城。”龙王恶狠狠的目光盯着月夜脸上的表情如变脸一般快。

説完,他随手变出一纸字据,那字据闪着金光,上面的字墨迹未干还在流动着。龙王指尖冒着金光在纸上画着,然后递给月夜。月夜接过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爽快。”龙王豪爽一笑,带着虾兵蟹将离开了。龙王一走,夜郎城又恢复了平静,洪水一diǎn一滴地退去。

月夜落下站在月夜广场中央,他的眼神凛冽,望着夜郎城幸存的百姓,幽幽开口:“各位,我觉得我们应该杀了这个妖怪,为了死去的百姓也为了夜郎城今后的太平!”月夜咄咄逼人,指着枯叶。

很快月夜的话激起的民愤,百姓们高举着拳头,齐齐喊着:“杀了他!杀了他!”这一幕让枯叶想到了临走时的一幕,他抬头看着白马,她却低着头不説话。枯叶的心狠狠一抽,瞬间心如死灰。未完待续。。

四川治精囊炎哪医院好
早泄去广东哪家医院看
云南癫痫病哪个医院治疗
上海有看阳痿的医院吗
邢台哪有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